既要对网贷暴力催收说不,更要对恶意拖欠说不!

一下就清理400多家!网贷平台的整顿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2018年5月13日
网贷欠下了60万,家人已经放弃沉迷网赌的我,我该怎么办?
2018年5月13日

随着我国“互联网+”的积极推进,互联网已经渗透到我们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以往提到贷款,大家马上想到银行。现在不一样了,除了银行,网上也可以贷款。网贷以其贷款条件门槛低,足不出户就能完成贷款申请的各项手续,资金到账迅速等优势,受到很多年轻人的青睐。

既要对网贷暴力催收说不,更要对恶意拖欠说不!

网贷有着很大的需求潜力,因此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催生了数千家网贷平台。据相关机构发布的2018年4月份互联网金融行业报告显示,截至4月,全国累计平台数量达6124家,其中在运营平台为1982家。对于网贷平台的性质和业务范围,《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有明确的规定。网贷平台实质是金融信息中介公司,按照“借贷自愿、诚实守信、责任自负、风险自担”的原则,借贷风险是由借款人与出借人承担的,网贷平台只是收取中介服务费而已。但是,由于网贷的特殊性,借款人贷款逾期问题突出,网贷平台不得不承担了大量的贷款催收工作,甚至有的贷款平台或外包公司通过暴力、恐吓、侮辱、诽谤、骚扰等方式进行不当催收,侵犯了人民群众合法权益,以致网贷被广泛诟病。对于网贷,用“爱恨交加”来形容借款人的感受再贴切不过。

既要对网贷暴力催收说不,更要对恶意拖欠说不!

正常情况下,通过网贷完成借贷交易后,网贷平台不承担借贷违约风险。借款人未按照合同约定履行还款义务,出现贷款逾期或违约时,贷款平台的责任只是通过催告提醒服务引导债务人履行债务清偿责任。现实中,有些贷款平台却冒着风险,把催告提醒升级成暴力催收。背后的原因:一是很多网贷平台突破监管规定,还变了自身中介的属性。比如大量招募业务人员进行业务推广,动员亲朋好友投资;在物理场所频频召开理财推介会,进行宣传或推介融资项目;直接或变相向出借人提供担保或者承诺保本保息;甚至直接或间接接受、归集出借人的资金。这些突破监管规定的做法,已经把自己和出借人绑在了一起。二是有的网贷平台盲目发展业务,对借款人把关不严。主要问题是对借款人的信用信息采集、核实不认真,导致一些不具备贷款条件的借款人进入了系统;贷后跟踪、抵质押管理不到位;信息披露没有做到客观、真实、全面、及时的要求。既然自身业务管理有疏漏,对于贷款逾期或违约自然要担责。三是出于自身利益考虑,在催收上不余遗力。不论是贷款平台还是催收公司,只有把贷款收回来,才有费用可赚。贷款平台要想持续发展,也必须在提高贷款回收率上下功夫,否则贷一笔死一笔,离关门也就不远了。纵有千般理由,面对违法、违规的暴力催收,都要说不!何况有些平台违规办理业务已是错误,再涉暴力催收,就是错上加错了。

既要对网贷暴力催收说不,更要对恶意拖欠说不!

这里,还想说说暴力催收的另一面,就是借款人的恶意拖欠。可以说,没有借款人的贷款逾期或违约,就不会有暴力催收行为的出现,始作俑者还是借款人。很多人觉得网络是虚拟的,如果借款逾期或违约不还,贷款平台也奈何不了自己。曾经在长途客车上,就听到一青年欠朋友钱,电话中被朋友逼急了,他回复:再缓我几天,等我在网上搞几家贷款就还你。言外之意,就是在网上骗点贷款去堵债务“窟窿”。确实有些人明知自己没有偿还能力,却还是选择网贷,他们借款之初就没想偿还,这是网贷逾期严重的一个关键原因。

网贷可以解决传统银行难以覆盖的借款人的贷款需求,满足了部分人群消费、应急需要,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好借好还,再借不难”、“人不死,债不烂”是很浅显的道理。要知道,借款不还贷款,欠的不是网贷平台的钱,是出借人的钱。网络那边的出借人很多也是普通百姓,他们仅想通过网贷平台把自己的血汗钱借出去,可以比银行存款多赚点利息。作为借款人,这边恶意拖欠贷款,还不停骂着暴力催收,不知是否体会到出借人的焦虑。恶意拖欠恶化了社会信用环境,十分不利于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健康发展。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3月28日在京举行了《互联网金融逾期债务催收自律公约(试行)》签署仪式。我们在对暴力催收说不的同时,对恶意拖欠也要说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