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网贷平台甩锅最佳时机

网贷用户的真实生活现状!问世间还有什么比深陷网贷泥潭还惨的
2020年2月29日
借了网贷到底还不还?为什么很多人选择了强制上岸?能解决问题?
2020年3月1日

2020年的这个年,大多数人过的慵懒且糟心。

湖南老家,正月十五元宵节的时候,小张破天荒的还在家休假,因为疫情的影响,还有很多人滞留老家,他也是其中一个。

本来还很开心元宵节可以和家人一起过,但是一通电话让他重回现实的寒冷之中,从2月初延迟开工之后,小张几乎每天都会收到同样的电话——出借人追问平台回款情况。

在冷风中接完电话的小张迟迟没有回到炭火旁,听着出借人的诘问,小张心里五味杂陈,其实他比谁都希望出借人都可以如期收到兑付的资金。

但是现在受疫情影响,很多借款人资金受限,无法及时还款,平台也无能为力。

作为网贷平台的工作人员,小张负责一部分出借人咨询和对接工作,网贷行业最好的时候,出借人会因为获得可观的收益特地打电话跟他道谢,甚至还有给他发红包表示感谢的。

那个时候,小张心里总是暖暖的,看到出借人对自己的信任,工作干起来也非常有劲,现在不一样了,行业风向变了。

为了不让家人担心,小张每次接电话都会避开家人,即使吹着冷风,也不想家人为自己担心,可是即使回到火红的炭火旁,小张的心也暖不起来。

从行业开始走下坡路,小张越来越清晰地感受到工作进展的难度。

本来小张还很庆幸即使在行业的至暗时刻,自己的公司还能撑下来,可是过完这个年,一切都变了。

小张看到公司发布标的逾期暴增的公告,看到出借人因为兑付延期而爆发的愤怒,每天都会被出借人追着问什么时候能回款,标的对应的资产是不是真的,脾气不好的出借人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上来就是一顿骂。

疫情之下,网贷平台甩锅最佳时机

这个春节,小张挨的骂大概比以前收到的感谢还要多。行业监管逐渐落地,随着逾期的增长,平台也被划分到要清退的那一类了,年后开工,小张不仅要面对出借人的风暴追问,还要考虑换工作的事情。

同样为工作发愁的还有李远,作为催收公司的员工,虽然受疫情影响不能正常开工,但是公司要求他们在家办公。

在家办公听起来很舒适,既可以不用跑去公司,还可以领着工资,但是李远并不是很乐意在家办公。

网贷行业经历过高光时刻、至暗时刻,与网贷密切相关的催收公司同样也经历了这些时刻,李远干催收已经3年了,但去年明显感觉到催收越来越难了。

网贷平台刚出现逾期的时候,催收还能快速处理,后来随着网贷平台出现大量逾期,催收公司能接到的单越来越多,李远分到的任务也多起来了,那时候一心想着催回资金拿提成的李远,打起电话来都霸气十足。

疫情之下,网贷平台甩锅最佳时机

网贷催收难做是有一个明显转折点的,那段时间,很多平台因为暴力催收被投诉了,平台也跟催收公司说不能暴力催收,否则很容易适得其反,转折点就是从这时候开始的。

多打几次电话,变成了电话骚扰,联系借款人的亲戚朋友,变成了隐私侵权,现在为了能催回资金,李远已经很久没有大声说话了,实在忍不住脾气也只能先挂掉电话。

在家办公的李远,效率并不高,一边是孩子吵闹着要陪玩,一边是家人的日常沟通,李远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投入工作。

而老板却时刻在观察着员工的电话拨通率,有效沟通数据等等,在家办公对于李远而言是个累赘,因为他清楚地知道,最近这段时间的催收电话,并没有什么成效。

明年还干不干催收这一行,李远似乎已经开始打退堂鼓了。

在行业艰难的时候打退堂鼓是很常见的事情,林风作为网贷平台的创始人,苦苦支撑了两年后终于在这个春节之后,决定退出行业。

3年前进入网贷行业,林风是看中了行业的热潮,资本的魅力让他一头扎进了这个深浅未明的行业。

林风曾经尝到过甜头,3个月融资上千万,半年时间为公司召集了经历亮眼的管理层,平台存量资金每月数以亿计在增长。

但花无白日红,林风经营的网贷平台好景不长,在一年之后便迎来了行业的至暗时刻,每天都有平台在暴雷、逾期、清退成了行业常象,林风也很担心,自己的平台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很难坚持。

尽管如此,林风并没有从一开始就放弃,而是脚踏实地去做好风控,管理好资产,做好逾期标的的应急方案,一直还能勉强维持平台的运营,林风心想着这样也算不负一番辛苦。

辛苦坚持下来的这两年,林风想过上市融资,想过转型,想过卖掉平台,但是他没预料到自己会有一天做出清退的决定,就像他没预料到这个春节举国上下会面对疫情的考验一样。

2月10号那天,是各个省份此前预计的开工日期,那天他接到了一直合作的催收平台负责人老李的电话,对方问他接下来的催收工作要不要加强?

林风心里一颤,加强有用吗?回了句:“不用了,先这么着吧!”

疫情之下,网贷平台甩锅最佳时机

这两年的逾期越来越多了,平台实在扛不住了,裁员、缩减公司各项开支,还是很难维持公司的运转,本来林风还想着年后想办法看能不能再坚持以下,试试转型的路子。

可是被新型肺炎这么一折腾,林风所剩不多的那点信心和希望都没了,接到老李电话的时候,其实他心里已经决定好要退出这个行业了。

挂了老李的电话之后,林风想着,等能正常开工之后,就尽快着手准备清退工作。

小潘收到平台发布清退公告的时候是大年初五的早上,都说大年初五是迎财神的日子,小潘没想到投资了两年的平台给自己来了棒头一喝。

年前虽然偶尔有几期兑付不能及时到账,但平台都还非常积极的在处理,他怎么也没想到过完这个年,这家一直以来拼命求生的平台会慷慨走向“死亡”。

网贷行业这两年死了很多平台,行业最厉害的时候,网贷平台6000余家,现在只剩百余家还在拼命挣扎了,大多数也是在寻求转型。

疫情之下,网贷平台甩锅最佳时机

小潘投资P2P一开始是朋友推荐的,后来慢慢的越投越多,也获得过可观的收益,在行业大范围收缩的那段时间,小潘还加大了投资,在他看来这是机遇,以折扣价收购别的出借人的标的,等到兑付的时候,收益会非常可观。

小潘通过这样的操作,赚了一些也赔了一些,但总的来说还是赚了,所以他对行业并没有彻底死心,一直在默默等待着行业打出漂亮的翻身仗,可惜他没等到,小潘最看好的一家平台也宣布清退了。

当初加大出借金额的时候,小潘一边研究平台风控,一边分析资产的真实性以及资产是否优质,没想到在这个春节还是摔了一大跤,原本等着这家平台最新一笔兑付资金来付房子首付的他,彻底对网贷行业丧失了信心。

好好的平台,背景足够强,怎么就说清退就清退了呢,接下来的兑付方案,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花样。

网贷行业为了清退,花式兑付的事件层出不穷,用酒、皮草、机票、米油兑付都是常见的,甚至还有用树苗、用洗脚券来兑付的。

老钱跟小潘说起自己经历的花式兑付时,小潘只能表示无语,没想到现在自己也会面临这样的境地。

老钱是小潘在另一个平台出借人社群加的好友,比起小潘刚刚收到平台清退的消息,老钱已经因为追款忙活的一年多了。

作为平台维权的组织人,老钱这一年多劳心劳力,因为他投入的资金很多基本上全部身家都在一个平台了,自己不积极维权,难道等着平台良心发现来给他清算吗?

疫情之下,网贷平台甩锅最佳时机

抱着这样的信念,老钱在追款这条路上,一走就是一年多,最开始是组织出借金额较多的出借人到公司讨说法,后来是逼着平台出可行的兑付方案,再后来是去平台的母公司组织群访,四处奔波辛苦不说,还会因为扰乱社会治安被公司报警处理。

老钱辛辛苦苦一年多,也只追回来十分之一的资产,付出的辛苦远不止这些追回来的钱。

一开始是抱着不能让平台黑掉出借人血汗钱的信念,后来变成期盼着至少追回一点算一点。

一年多的光景,老钱追讨的信心早就被磨灭了,这个春节过后,看到仅存不多的平台也开始发公告,因为疫情影响,纷纷宣布清退。

老钱心想,真是让这些平台找到了甩锅的好理由,不可抗因素成了这些平台的遮羞布,老钱知道,很多平台实际上也撑不了多久,大概是刚好趁这个机会直接宣布了。

网贷行业风风雨雨十几年,从2007年到现在,大多数的平台都死于不能预估风险,当压力到来的时刻,响亮的标签纷纷被碾碎,暴雷、逾期、清退成了最终结果。

网贷行业说新不新,但是从目前来看,在经历了市场的一轮洗礼之后,场面相当难看。

庚子年的这个年,很多平台没过好,甚至没能过完这个年,但是对于网贷行业而言,压倒它的不是疫情,而是对市场的盲目。

在这个年关熬着的不仅是网贷公司,还有很多企业挣扎在生死边缘,只愿春暖花开之日早点到来。

为保护个人隐私,文中均为化名。

作者:罗雪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