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业务遭剥离 9家上市公司一地鸡毛

网贷陷入平台“陷阱”该怎么办?都怪我盲目申请网贷惹的祸
2020年3月5日
网贷,你了解多少?
2020年3月6日
网贷业务遭剥离 9家上市公司一地鸡毛

往日繁华,今日萧条,不仅是当前网贷行业的现实写照,也是近年来上市公司与网贷平台间“恩怨情仇”的客观总结。

还记得在2014年前后,网贷行业风头正盛,不少上市公司通过自建、联合设立,或入股、收购网贷平台的方式,争相涌入互联网金融领域。

风口在哪里,上市公司就会钻到哪里。对于A股的上市公司而言,只要沾上互金概念,股价立马就被爆炒,股价上涨后,大股东们或逢高套现,或质押再融资。 于是乎,上市公司们纷纷挤破了脑袋,想要插进去一只脚。数据显示,最高峰时曾有超过100家网贷平台贴有“上市系”的标签。

然而,风停了,自然是一地鸡毛。

2017年之后,随着监管对网贷行业的肃清,曾经轰轰烈烈的行业潮水也逐渐退去。特别是在一道道监管政策下发后,网贷平台的数量急剧下降,上市公司们意识到网贷经营成本的增加导致收益大幅下滑,网贷业务很难再为上市公司带来收入及利润,。

然后,纷纷选择弃卒保车,剥离网贷业务,声称要焦聚主业。

如今2020年,最晚退出网贷业务或者说正在退出网贷业务的上市公司剩下没几家了。正逢2019年业绩报告出炉的时间,在这里,笔者选取A股9家有网贷业务或者曾经有网贷业务的上市公司,看看其股价表现、业绩成色如何?

整体来看

这9家公司,新力金融和熊猫金控至今还未发布业绩快报,其他7家均已发布业绩快报。至于年报,到现在为止,并无披露。

网贷业务遭剥离 9家上市公司一地鸡毛

截至2020年3月3日收盘,这9家公司股价涨幅各异。其中,未发布业绩快报的新力金融涨幅居首,年初至今上涨56%;鸿利智汇和深南股份股价表现也不错,分别上涨30.53%和20.43%。跌幅最深的当属熊猫金控,其公司也提示了业绩预亏。

笔者根据这几家公司的业绩快报整理并进行了对比

网贷业务遭剥离 9家上市公司一地鸡毛

在2019年度营收方面:

除了深南股份同比2018年上涨58.96%以外,其余公司去年整年的营收都低于2018年营收;其中,巨人网络营收同比减少最多,少于2018年同期32.02%。

2019年归属净利润方面:

深南股份、同洲电子、奥马电器这三家公司同比是增长的,增长幅度分别高达118.13%、41.92%、103.04%。虽然同比都是大增,但是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这三家公司在2018年的时候净利润全部是亏损,到了2019年才扭亏为盈,这也就是为什么同比增幅会如此之高的原因。

另外,鸿利智汇2019年的净利润亏损高达8.8亿左右,相对于2018年减少519.81%,在2018年的时候还赚2个亿呢。

具体来看:

深南股份:根据其公司的表述,报告期内,公司营收、归属净利润等同比上升,主要有两个原因:

(1)报告期内公司控股子公司广州铭诚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业绩增长基本符合预期,已连续两年完成业绩对赌;

(2)本报告期内公司出售及注销部分亏损子公司及精简优化了相关人员,费用较去年同期有所下降。

早在2018年3月,深南股份和广州铭诚自然人股东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以1.27亿受让广州铭诚51%股权。广州铭诚2016年净利润1534万。据协议的业绩承诺,交易完成后,铭诚科技在17至20年净利润应分别不低于1800万元、2800 万元、3500万元、4200 万元。

业绩快报显示,广州铭诚连续两年完成业绩对赌,2019年,广州铭诚应达到3500万的业绩目标。

至于网贷业务,深南股份曾于2018年12月携手其关联方红岭创投对P2P平台亿钱贷进行同比例增资。

不过,深南股份仅向亿钱贷增资1000万元,而红岭创投则放弃增资的权利,并表示将无法按照《增资协议》约定履行增资义务。而后,深南股份与红岭创投、亿钱贷签署了《增资协议之解除协议书》。

业绩方面,根据深南股份2018年业绩报告,亿钱贷仍处于亏损状态。截至2018年末,亿钱贷营业收入为332.96万元,净利润为-1117.39万元。而在深南股份2019年上半年的业绩中,并未发现亿钱贷的身影,年报中会不会看到还是个未知数。

作为深南股份与红岭创投的实际控制人,周世平也是亿钱贷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2019年3月,周世平发文提出,红岭创投清盘将进行清盘,计划在2021年12月底平台线上存量规模清理完毕,而亿钱贷平台继续保留并争取备案。如今,备案已再无可能。

后续,深南股份与亿钱贷的未来将会走向何方,我们拭目以待。

巨人网络

说起巨人网络,人人都会想起史玉柱,一代资本大佬,从不缺席任何资本游戏,互联网金融业务自然也不会放过。

2017年11月,巨人网络发布公告,其全资控股孙公司巨加网络以5.2亿元受让旺金金融30.5263%股权,并获得其表决权委托后51%的控制权。当年因为这一行为,巨人网络2017年报营收直接增加3.13亿元,占巨人网络总营收29.06亿元的10.78%,并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73亿元,不过也因此产生了4.83亿元的商誉。

甚至在2018年上半年,互金营收对巨人网络的贡献也是继续提升,达到6.28亿元,占巨人网络总营收的31.91%。不过到了2018年12月底,旺金金融便被巨人转让、不再纳入合并范围。巨人网络插足互联网金融业务短短一年便分道扬镳,这一年也正是P2P行业从快速发展到监管“入冬”的转折年。

巨人网络回归游戏主业,能否扭转颓势,再创辉煌呢?至少在业绩快报中看不出来辉煌,毕竟相对于2018年,营收和净利润都大幅下降。

奥马电器:

奥马电器在近期可谓是频繁上新闻,尤其是去年打算2元贱卖互金资产,还因此引来了市场持续的关注和质疑。

奥马电器曾在2015年、2017年这两年分别以6.12亿元和7.84亿元价格购买中融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然后,却打算以2元价格将这部分股权贱卖,还是卖给自家大股东、实控人,令人震惊。

虽然在2019年业绩快报中,奥马电器归属净利润同比大增100%以上,但是这并不值得投资者欣喜,仔细研究就知道这都是甩卖资产导致的。

奥马电器除了贱卖网贷平台,还作价11.27亿元转让了广东奥马冰箱有限公司49%股权, 连公司赚钱的业务都给卖了,公司的债务危机让人担忧。

2019年度业绩快报显示,奥马电器净利润5781.4万元,较上一年同期亏损19亿元增长103.04%。而奥马电器将其归咎于2019年冰箱业务销售较2018年有所有所增长以及远期外汇合同公允价值变动产生的收益。

无论是甩卖资产还是销售业绩或者是外汇变动带来的收益,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奥马电器不断出售旗下资产,这不免令人担忧,公司的盈利能力是不是出了问题?

同洲电子:

同洲电子虽然净利润通过比大增41.2%,但是这个数据要仔细看,去年亏损3.3亿,今年亏损1.9亿元,这不叫业绩大增,这叫亏得没上一年惨。

如此看来,公司已经连续两年亏损了,投资者需要当心了。另外,在前几日公司的财务总监游道平也辞职了,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其它职务。

至于这次业绩亏损,公司的理由是这样:

(1)报告期部分原材料价格回落,公司产品毛利率较上年同期有所提升。但下半年受客户采购波动周期影响订单量下降,毛利水平虽有提升,仍无法覆盖经营成本;加上资金使用效率低下、融资成本高企等因素,导致公司业绩续亏。

(2)第四季度公司适时优化经营策略,重新梳理、整顿部分收益不佳的业务,并对相关业务团队进行优化调整,影响了公司当期利润。

无论是何种理由,对于连续两年亏损的企业,投资者还是要敬而远之,万一踩到雷可就不好了。

再说最后一个,鸿利智汇:

2019年的净利润亏损高达8.8亿左右,相对于2018年减少519.81%,在2018年的时候还赚2个亿呢,为什么2019年会亏得这么多呢?

这要说起来就多了,根据公司业绩快报的表述,公司各项业务似乎都在亏损。

(1)子公司丹阳谊善车灯设备制造有限公司2019年度持续亏损,预计比上年同期利润减少约0.69亿元;

(2)子公司东莞市金材五金有限公司2019年度毛利率下降,利润下滑亏损,预计比上年同期利润减少约1.02亿元;

(3)子公司深圳市速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2019年度毛利率下降,利润下滑明显,预计比上年同期利润减少约0.85亿元。

另外就不得不说一下重头戏:商誉减值。因业绩下滑,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合计8.47亿元。具体情况如下:

1、子公司丹阳谊善车灯设备制造有限公司于半年报时计提了商誉减值0.25亿元;

2、东莞市金材五金有限公司于半年报时计提了商誉减值1.04亿元;

3、深圳市速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于半年报时计提了商誉减值7.18亿元。

单就商誉减值就损失了8.47亿,能不亏损吗?当初收购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考虑清楚,这些损失谁来买单?中小股东还是投资者?

再有就是公司网贷业务,鸿利智汇的参股公司开曼网利有限公司下属子公司协议控制了北京网利科技有限公司,也就是已经出现问题的P2P平台网利宝。

现在网利宝办公场所已关闭,实际控制人赵润龙失联,鸿利智汇预估该项投资回收可能性很小,确认损失0.69亿元。

所以说,鸿利智汇不仅是网贷业务搞亏了,其他业务也没赚钱,期待公司还是焦聚主业,踏踏实实干实业吧。

P2P风口来的时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挤破了脑袋想要分一杯羹。现在风停了,抛弃的抛弃,剥离的剥离,认赔的认赔,满地的鸡毛。

2020年已经过了一个季度,上市公司也该静下心来发展主业,认认真真搞好发展,为股东创造价值,为股民带来希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