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网贷迎来寒冬,上百家违规网贷火速关闭,有你借过的吗?
2020年6月13日
网贷“新规”来了!这些“小心思”以后行不通了,望相互转告
2020年6月14日

北京的IT人员宽子,在2010年的某天接到朋友的邀请,让他帮忙写一套交易系统,因为朋友情面加之还算过得去的报酬,他利用业余一个多月的时间就完成了交付。

这套网络交易系统与当时互联网刚兴起的业务——网贷有关。在2011年的时候,因为股权之争,宽子的朋友被赶出CEO的位置,接任的掌管人不太熟悉业务,平台问题频发。

2020年的今天,零壹财经将这件事计入“史册”:2011年,中国第一家P2P网站哈哈贷倒掉,“这件事所蕴含的风险暴露在世人面前,一定程度上敲响了资金流动性的警钟,但并未影响到未来平台数量的井喷。”

如果以2007年中国第一家P2P公司拍拍贷的成立为标志,到了2020年的今天,中国网贷走过13年。

截至2020年6月10日的数据,网贷之家共收录平台6607家,目前在运营的平台数为330家,问题平台2931家,停业及转型平台3346家。

网贷13年:余烟未了

这是一个曾经蜂拥而至的行业,也在辉煌后作鸟兽散。

01

2014年,宽子的一位老领导黄总在闲聊中得知他此前的这段经历,就把他挖到另一家网贷公司做了技术总监。

一年多过去,宽子选择离职,至于原因,他在2020年的今天回忆:“对创业公司不太习惯。”

2019年6月,黄总自杀,圈内沸腾,认识他的人无不惋惜,在其校友会群发的一则通知中,这样写道:“我见到的他正直而善良,对生活充满热情,他头脑清澈、思维通透,我至今无法接受,他竟然会主动选择结束自己年仅42岁的生命。”

虽然黄总自戕是因为比特币项目,然而,他和宽子共事过的网贷公司在2018年6月就出现暴雷,不久后,公司负责人、技术负责人等全部被刑拘,至今仍有5000余人的7亿资金难以追回。

无独有偶,2018年的7月,北京的公司职员吴丽萍在懒财网上的产品到期,她计划兑付完成后结婚,结果发现“钱无法提出来”,懒财网回复:“其他平台陆续暴雷,让人们对P2P的信任尽失,于是出现挤兑”。

懒财网也提供了一套解决方案:给想要兑付的客户排号,吴丽萍拿到的号前面排了几千人,按照每天兑付若干个客户计算,最快也得两个月后才能取回款项,“说好的T+1呢?”她比较焦虑。

到2019年的11月19日,北京方面的经侦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介入懒财网,12月,一条不太显眼的消息发出:“公司法人陶某某等涉案人员也被抓获并依法刑事拘留,不久后,被依法批捕。”

2020年的今天,懒财网的官网因为未年检,登录时已提示为风险网站,该平台首页仍留有几组数据:累计借贷金额234亿元,累计出借人数75万,已发放利息8.53亿。另据相关媒体报道,在2019年11月的一次视频会议中,懒财网CEO陶伟杰透露,公司大股东全部负债超80亿元,其中上市公司相关负债21亿元。

在业界,懒财网让人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与乐视网发生的纠纷。2016年,懒财曾向乐视体育放出5000万12个月内一次性偿还本金的借款,贾跃亭和乐视控股作为借款的担保人,但这笔借款实际只收了两期参考利息便没了下文。

此后,这笔债务被转移到韬蕴资本。2019年11月21日,懒财网以债主身份要求驳回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发布的个人破产重组申请,2020年3月,法院全面驳回了上海懒财试图驳回该破产重组案的动议。

这笔借给乐视网的呆坏账只是懒财网平台上的一个标的物的缩影,其刻意宣传的、让客户放心的“智能模型的投标服务”也未能帮助其控制好风险,而大量奔着高于7以上年化率而去的小白们,变成一波波韭菜。

以上案例,记录了2018年网贷行业的一个横切面:有些平台摇身一变,转身比特币领域;有些平台则一直没能缓过来,直至最后倒闭。这波暴雷潮背后有一组数据:从2018年1月到2019年8月期间,中国的P2P平台暴雷达到855家,其中,2018年暴雷平台合计593家,2019年为152家。(数据来源:网贷之家)

02

2007年6月,中国上海,一家叫拍拍贷的网站上线,早期,它一直以“国内首家个人对个人(P2P)网络民间借贷平台”的定位为荣。

由于一诞生就推行信用贷款,这个平台在日后的运营中逐渐完善了支持线上金融活动所需要的信用评级、各类认证、反欺诈系统等,为中国网贷的发展提供了借鉴意义的参考。

拍拍贷也因此成为业界公认的中国P2P网贷鼻祖,在2017年11月10日登陆纽交所后,依然有媒体这样表述:“国内最老牌的、也是唯一一家自成立就坚持小额、分散、去担保的P2P平台。”

但到了2019年11月20日,拍拍贷发布了当年第三季财报当天,便正式更名为“信也科技”,其性质也从“网贷公司”转变为“金融科技公司”。

这意味着曾经的P2P鼻祖,正急于与P2P划清界限。除了暴雷潮给行业信誉造成的损害,拍拍贷自身也有一堆投诉,截至2018年12月18日,拍拍贷在聚投诉网站上总体投诉量为3786件,解决量707件,解决率为18.67%。

这个行业,连公认的正规军也出现了问题。

网贷13年:余烟未了

比拍拍贷早几天纽交所IPO的趣店,上市之初就备受质疑,原因在于其在校园贷上的“原罪”。在中国网贷短暂发展的13年中,校园贷像一段插曲,它短暂地存在过:始于2014年,止于2017年7月。

趣店的前身叫趣分期,是创始人罗敏背负了抄袭好友兼老乡肖文杰创意的一个项目。

针对学生群体的校园贷有多赚钱?以一部总价4999元的手机为例,学生办理了校园贷,每月还款299元,持续两年24期,总价达7176元,学生付息2177元。

在京东平台上,一款价值5199元的手机,如果分期两年24次,每期还款247.58元,本息总计为5941.92,消费者最终付息仅为742.92元。

除了利息过高,一个叫草根金服的平台通过调研200多名大学生得知,在24期贷款中,只有60%的学生能坚持还完,剩余40%存在逾期,这却是校园贷平台乐意看到的,因为逾期意味着更高额的逾期服务费、催收费等。

再加上各个校园贷平台的信用数据并不共享,于是出现交叉授信的乱象。2016年,另一家网贷平台借贷宝被曝出大学生“裸条事件”,这一催收手段令人瞠目结舌,校园贷被推向舆论浪尖。

2017年7月,银监会联合教育部、人社部,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管理校园贷规范管理工作的通知》。通知中要求学校告知学生校园贷的风险,并且禁止任何人以任何方式对校园贷业务的推广。

这意味着校园贷被全面叫停。

其实早在2009年,银监会曾发文禁止银行向18岁以下学生发放信用卡,18岁以上学生办理信用卡必须父母签字。

也即是说,在传统银行那边,学生群体并不是他们眼里的优质用户,因为在风控方式上风险极大,但一群互联网的创业者,对金融业务不甚了解的情形下,仅凭暴利驱动,又重新打起了这个群体的主意。

校园贷的实质等同于校园场景下的民间借贷,从2018到2019年频发的网贷暴雷潮,则为民间借贷网络化后的次级债危机的集中爆发,这背后有平台自身的问题,也有政策监管进一步完善后,行业挤出大量劣币。

03

网贷老王有着近三十年的金融从业经历,他认为,中国网贷平台的迅速成长是从2014年后开始的。

零壹数据的不完全统计也显示,自2007年拍拍贷出现后,到2011年末,我国网贷平台数量大约为60家左右,活跃的平台只有不到20家,平均月成交金额为5亿,有效投资人约为1万人左右。

而从2012年到2014年期间,市面上出现一些软件开发公司,开发出更为廉价的标准化网站套件,这个行业的技术准入门槛被降到最低。这期间,该领域吸取上一阶段盲目放贷的乱象,将借款人的还款意愿和还款能力加入考察,放贷时也以线上线下(O2O)结合为主。

到了2013年底,中国网贷平台数量增加到692家。

2014年后,“互联网金融”首次被写进政府工作报告,其中表述:“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完善金融监管协调机制。”监管方面,网贷老王统计了从2015年7月到2018年7月期间,这个领域至少出台了十个相关法案,一些标志性法规的出台也标志着行业步入强监管时代。

例如,2016年8月,银监会等四部委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划分了严格的风险防控标准,确定了P2P借款人的单笔上限和总额上限,明确和强化了“小额分散”的原则,并强调了信息披露重要性。

再如,2017年2月底,银监会发布《P2P银行存管指引》,规定,网贷平台只能指定唯一一家存管机构,其目的是为了起到资金流向的监督作用,让平台在交易中不能碰触用户资金。此法规出台后,业界频现存管潮。

金融是国之重器,因此金融行业理应受到严格监管,“反观P2P行业,在发展初期,即使是掌管几十上百亿资金的P2P平台的公司高管和实际控制人都没有任何审核监管,什么样的人都可以来开平台,如此大开方便之门怎能不出事?”网贷老王反思。

“互联网金融的本质还是金融”,网贷老王认为,“主流金融的资金成本是P2P无法匹敌的,这就决定了P2P天生就只能是次级金融,面对的是次级客户。”而从拍拍贷早期的定位描述来看,网贷行业的实质就是民间借贷,只不过,互联网技术加速了这个业务的公开透明,提升了效率。

网贷老王认为,P2P既然是次级金融产品,在资金筹集方面,更适用于私募,而不是“堂而皇之地进行公募”,“流动性紧缩是这波暴雷潮的原因,根源还是公募的忠诚度不高,一有风吹草动,客户就抽回资金,让P2P平台的运营造成困难。”

04

2020年5月31日,运营了9年的微贷网宣布退出网贷行业,官方公告解释了原因:“基于国家政策及行业趋势原因,经审慎研究决定,将于2020年6月30日前退出网贷行业,不再经营网贷信息中介业务。”

在业界,微贷网讲述了一个草根逆袭的故事,它上线于2011年7月,专注于汽车抵押贷款,2018年11月,完成纽交所上市。

在这个行业里摸爬滚打数年,微贷网才练成“车贷一哥”。创始人姚宏创办微贷网前的创业次数甚至比创业九次的罗敏还要多。初上线的微贷网,推行信用贷款,但很快,姚宏不得不妥协:“不催,90%的人不还钱,催了,坏账率高达50%。”

亏损达到600万后,微贷网转向抵押贷,车本身就成了抵押物,为了防止借贷人连人带车消失,他将车转给借贷人时,就说只装了一部GPS,但实际上,一台经过微贷网贷款的车,会在暗处是多装了几个GPS,这些却不能让借贷人知道。

这一做法已经算是姚宏从最初的“不知风控为何物”的进阶型风控。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信批系统显示,截止2018年2月28日,微贷网成交额达1708亿元,交易总笔数超440万,投资总人数达85万。微贷网的最近的财报显示,到了2020年2月,“停止向投资人提供新贷款项目。”

校园贷被禁止后,趣分期转向消费金融,而后获得蚂蚁金服的投资,同时,在支付宝的APP上,趣店分得了一个宝贵的流量入口,它的业务转型为车贷,名字升级为“趣店”。

2019年,趣店遭遇了大部分机构股东的“抛弃”。2019年4月底,据蚂蚁金服向美国SEC递交的Schedule 13G文件显示,蚂蚁金服不再持有趣店任何股份。

也是在2019年4月,趣店回购昆仑万维的股权,犹记当初,昆仑万维的周亚辉写了篇《我为什么投趣店》的刷屏文,趣店回购的理由为:“昆仑万维把趣店当成提款机,时不时的对股权进行减持,造成了趣店的股价波动。”

此外,Phoenix Entities也在大幅减持、蓝驰创投也退出了主要股东行列。这些曾经的资本贵人们,留下罗敏一个人奋斗。今年春节前后,趣店又开启了“创业”,这次是奢侈品电商。在近期,它通过向寺库投10亿美金,成为该平台最大股东。

2017年10月,趣店赴美IPO,发行价为34.35美元,到2020年6月上旬,它的最新股价为1.67;微贷网,2018年11月赴美IPO,发行价为10美元,最近股价为2;哈哈贷(更名为信也科技),2017年11月纳斯达克IPO,发行价13美元,最新股价2.11美元……

网贷13年:余烟未了

据公号“来咖智库”统计,从2017年到2018年两年间,中国有13家金融科技公司纳斯达克上市,目前,除了乐信外,剩余12家股价早已跌破发行价,股价最大变动幅度为趣店,达到-95.14%。

数据应该不说谎。


1.本文由新经济沸点原创,作者郭娟,转载请后台留言,侵权必究。

2.文中采访对象宽子、黄总、吴丽萍均为化名。

3.本文参考文章:

《P2P爆雷潮的问题根源》(网贷之家)

《网贷简史》(零壹财经)

《趣店是个什么店》(知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