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5层关系沾上国资 P2P深鹏金服上演老板在哪儿

曝国美系美美理财借钱给“老赖” 借款额踩红线
2017年3月1日
陆金所澄清撤离网贷传闻:P2P仍为重要业务
2017年3月2日

曾用名“老板在哪儿”的网贷平台深鹏金服正真实上演着一出“老板在哪儿”的“好戏”。

去年12月22日,深鹏金服法人陈杰发布公告称,因对运营风险评估不足等原因导致部分借款客户发生逾期,决定从公告当日开始停止发布借款标的,对深鹏金服所有投资人的账户进行清算处理,停止线上业务。不多时,该公告便被删除。第二日,平台再度发布公告表示,前一日的公告内容多处与事实不符,将针对突发挤兑事件积极采取措施,随后在12月24日的公告中发布了代偿方案。12月27日,深鹏金服再发公告表示,平台已恢复正常并开始陆续上标。

如此一连串的公告让投资者的心情如坐过山车般跌宕起伏,然而“老板在哪儿”的剧情并未就此终结。有投资人表示,原定签协议在1月18日打款,平台却突然发出从当日至2月15日放假的通知,并表示暂停兑付。至此以后,投资人再也无法与平台取得联系。

《证券日报》记者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深鹏金服的运营方北京众诚众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时发现,公司在2月16日已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本报记者多次拨打平台客服电话都无法接通,决定去深鹏金服办公地探查究竟。2月22日,本报记者在平台位于北京市东四环的办公地点看到,公司已是人去楼空。记者从大厦物业处了解到,物业在多次催缴1月份物业费无果后发现该公司已无人办公,除了几部电脑外,办公室里已没有办公用品。

在进一步通过企业信息查询时,记者发现深鹏金服其担保公司与平台股东方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并且,虽然平台号称国资系,但与其“牵手”的国企深航颐和仅控股平台4个月后便悄然退出,而退出的时间恰与平台公告恢复正常运营的时间仅隔一天,留下一串谜团。据了解,深鹏金服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投资人举报,北京市朝阳区警方已于2月17日正式受理该案件。

成立两年后发一条公告

发布清盘公告后“秒删”

“公告”可以说是深鹏金服发展脉络的关键词。

据平台网站显示,深鹏金服是一家由国企控股的综合性金融信息服务平台,属于北京众诚众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注册资本10000万元。据天眼查信息显示,该公司的股东为陈杰和民京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民京控股”)。

运营已有两年多时间的平台在其网站上发布的第一条公告却是在2016年8月25日,宣布深圳航空旗下北京深航颐和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深航颐和”)与平台签署了战略入股深度合作协议,而彼时平台名称尚为“老板在哪儿”。10月17日,平台发布了App上线的公告。11月4日,平台公告表示办公地址变更。11月29日,平台发布更名公告,由“老板在哪儿”更名为“深鹏金服”。12月8日,平台声称遇到谣言攻击发出澄清公告。12月16日,平台发布福利活动。

12月22日,“老板在哪儿”大戏的帷幕随着深鹏金服法人陈杰发布的名为《致歉信》的公告拉开。除了前述的对投资人的账户清算、停止线上业务外,公告还对清算内容,包括用收回债权及公司自有备付资金、抵押物逐步清偿所有欠款;公司将按资金余额大小顺序向投资人一一致电沟通,并达成一致意见;全面启动深鹏金服的应急解决方案,网页、微信公众号实时发布消息,以及还款规划进行了公示。

随后的“剧情”便是,该公告被“秒删”,并以12月23日和24日、27日的公告——前述公告内容不实,将针对突发挤兑采取积极措施并公布代偿方案,最后宣布平台将正常运营并开始陆续发标——对深鹏金服清盘的“剧情”进行了反转。

然而,《证券日报》记者根据平台发布的投资标进行统计发现,平台所宣称的“开始陆续发标”仅为在12月28日发布的钻石通-ZST34-1609(第四期),而这也是深鹏金服发的最后一个标。据网站首页的数据统计显示,平台用户总投资额为82140469元,为投资人赚取利息5349808.75元,项目回报率在6%-15%之间。

平台称春节放假暂停兑付

办公地点早已人去楼空

按照深鹏金服在12月24日公布的代偿方案,第一笔还款在产品到期后即归还各投资人投资本金的10%,后两个月每月月底之前各支付投资人投资本金的10%;第四个月底之前,归还投资人投资本金的30%;第五个月底之前,归还投资人投资本金的40%。

但是深鹏金服1月18日发布的公告再次将平台正常兑付、运营的“剧情”反转。多位投资人表示,与平台的签的协议是在1月18日按照前述方案返还投资人本金的10%,还有投资人说深鹏金服的某位负责人承诺在1月19日前处理完第一批的10%还款。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平台在协议打款日的当天早上9点发布公告,“因春节临近公司开始放假,深鹏金服节前暂停兑付,从即日起开始放假至2月15日,正常上班后继续兑付。”至此,投资人再也无法与平台取得联系。

本周三(2月22日),《证券日报》记者实地走访了深鹏金服的办公地——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中路82号金长安大厦B1座12层。一出12层的电梯迎面便是深鹏金服的前台,但桌上已没有任何物品。平台大门已经上锁,透过玻璃大门可以看到摆着两张长条办公桌的大厅,大厅左侧是两间办公室,右侧是另一个开放式的办公室。整个办公室并无过多的装修,除了办公桌和椅子以外,公司内看不到任何办公用品。

于是,本报记者来到该大厦的物业处进行咨询。据物业人员表示,深鹏金服所租用的办公面积为719平方米,每天每平方米的租金为8.5元左右。公司在去年10月底搬进大厦,与物业签订了2年的租赁合同。这与深鹏金服在其此前发布的澄清公告中所说的“与北京国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金长安大厦物业租赁合同》,承租期限为2016年10月30日至2018年10月29日”相符。

图左为深鹏金服前台图右为办公室内部

但是物业人员告诉本报记者,该大厦为按月缴纳房租,深鹏金服在入驻时仅缴纳了2个月的租金作为押金,在1月26日多次催缴物业费无果后发现公司已经搬走了,当时办公室里除了几部电脑以外已经没有任何办公用品了。“公司是欠费走的”,物业人员说道。

涉嫌非吸被警方受理

担保方股东方关系盘根错节

深鹏金服一边公告称放假暂停兑付,一边又从签订了2年租赁合同的办公地点搬走,其中的猫腻不言而喻。据了解,目前,深鹏金服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投资人举报,北京市朝阳区警方已于2月17日正式受理该案件。

有投资人爆料说,深鹏金服存在许多问题,包括发假标、虚假抵押物、涉嫌自融、关联担保等。平台一个“钻石通”项目的借款方为深圳市欣荣行有限公司,而据深圳市欣荣行有限公司董事长欧志明本人述说(仅代表董事长本人):公司主营业务为钻石加工及进出口贸易,从未在深鹏金服及任何网络平台上集资,钻石担保抵押一事更是子虚乌有。深鹏金服平台所提供的营业执照、照片等公司资质属实,但全部资料系王冰心盗用。王冰心为欧志明的朋友介绍,声称能为深圳市荣欣行有限公司进行资质评审,因此获得了深圳市荣欣行有限公司的相关资料。

这里就不得不提到平台担保方以及平台股东之间盘根错节的关系。前述的王冰心为盛世天下融资租赁(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世天下”)的董事,而盛世天下则是深鹏金服所引入的担保公司,为平台的多个项目提供担保。

《证券日报》记者以深鹏金服的法人“陈杰”在启信宝上进行搜索发现,一家名为“深圳众诚众信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的公司法人也名叫“陈杰”,而该公司的股东信息中也出现了深鹏金服股东之一的民京控股,而另一股东为深圳顶鼎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顶鼎投资”),而该公司的法人则是王冰心。根据企业图谱,王冰心还是深圳柒柒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柒柒基金”)的总经理,而顶鼎投资和民京控股是柒柒基金的两个股东。同时,柒柒基金参股了北京顶鼎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而该公司的另一股东则是深鹏金服的战略合作方深航颐和。

隔了5层关系才沾上国企背景深航颐和进入4个月便退出

值得关注的是,深鹏金服在其首页滚动栏做着“牵手国企深航颐和”的宣传,也使其成为国资背景平台的一员。据平台公告显示,“2016年8月21日,深圳航空旗下北京深航颐和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与北京众诚众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北京签署了战略入股深度合作协议,正式成为互联网金融平台‘老板在哪儿’的控股股东。”同时,公告中还强调深航颐和为国企,该企业的入股“促使‘老板在哪儿’完成从草根创业到国企控股帮扶的可持续发展。”

深航颐和的入股,《证券日报》记者从平台运营方北京众诚众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信息中得以证实。根据天眼查查询到的公司变更信息显示,在2016年8月30日,公司投资人从陈杰(自然人股东)变更为北京深航颐和投资责任有限公司(法人股东)、陈杰(自然人股东),以及民京控股有限公司(法人)股东。同日,注册资本也由1000万元变更为10000万元。

然而值得玩味的是,仅4个月后,即去年的12月28日,公司的企业信息再一次变更,变更后投资人里已没有深航颐和的身影,仅剩下民京控股有限公司(法人股东)、陈杰(自然人股东)。

如此快进快出的动作,显然不能构成深鹏金服在其公告中所声称的“深度合作”,也让人对作为国企的深航颐和产生好奇。据启信宝查询显示,北京深航颐和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的公司类型为“其他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2000万元,经营范围为投资咨询、资产管理、推广技术服务、健康管理,法人股东为深圳市深航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和郑州鑫辰事业发展有限公司。

但是,无论是深航颐和还是两家法人股东企业,都不属于国企。当本报记者根据法人股东企业再层层向上查询时,最终才发现了国企中国航空集团公司的身影,而此时距深航颐和已间隔了五层关系(深航颐和-郑州鑫辰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深航(郑州)置业有限公司-深圳市深航发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深圳航空有限责任公司-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中国航空集团公司)。因此,将深航颐和堂而皇之地以国企冠之,“扯的有点远”。而其退出的时间节点恰与深鹏金服公告其正常运营的时间为“前后脚”,也留下一串谜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