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融普银山东项目曝漏洞 宜信代销飞单严重

P2P两极格局隐现 传陆金所、信而富欲海外上市
2017年3月2日
银多网已公布完成B轮融资 五家机构参与其中
2017年3月2日

华融普银山东高速项目延期兑付仍然在继续发酵。5月27日,购买该项目不能兑付的100多名投资者组织去北京华融普银办公室进行维权,同时,也有投资者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购买该项目基金的过程中,宜信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该位上海投资者李先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我是通过宜信业务员进行购买的,不过,其并未通过宜信的公司渠道。”这种方式也被称作“飞单”,通常是指银行理财经理私下推荐销售非本行发行或代销的理财产品。

对于在销售华融普银产品中是否存在飞单行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向宜信公司发去了采访提纲,截至发稿,宜信未予回应。

同时,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所获得的一份华融普银给宜信的承诺函补充说明中,华融普银承诺将在4月16日前进行兑付,不过截至目前仍未执行。

与传统意义上的飞单不同的是,宜信飞单所销售的仍然是宜信代销的产品。

李先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为什么会是飞单购买:“当初业务员在推销这款产品时是说额度已经满了,但是会再给我想想办法。之后是业务员带着合同来到我的公司签的合同,之后进行了网上银行转账。收款单位直接是华融普银。”

同样的说辞也出现在一位山东青岛的投资者张先生身上。张先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我是在2013年4月购买的这个产品,当时宜信业务员带着我去他们办公室远洋大厦23层办理业务,他们员工主管也是知道的。”而现在青岛宜信却并不承认该投资合同,认为是业务员办理的飞单,并且该业务员已经离职。

张先生则很迷惑:“办理合同的时候是在宜信公司办的,当时业务员可没离职啊。而且在宜信所说的离职后,该业务员还带我去宜信购买了好几次P2P产品。”

李先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我是在2013年3月14日购买的这款理财产品,买的100万,利息为11%,购买期限为一年。当时宜信业务员对这个产品很有信心,签署的是有限合伙合同,同时有回购函,宜信说能够刚性兑付。在签署合约的时候还给我看了山东高速项目的中标书。”

华融普银出现兑付危机的这款理财产品,融资方为中城北方交通建设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融资所得6亿资金用于山东省岚临高速(岚山港至临沂市)道路的施工建设,为期1年。其中认购金额50万-100万元,预期年化收益率9%,100万以上认购金额的预期年化收益率为11%。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所获得的该份产品推介资料中显示,该基金有3亿,保管人为兴业银行北京分行,普通合伙人为华融普银,作为GP承担无限连带责任。融资方项目已经通过发改委立项,规划局备案审批完毕,总投资59亿元,其中75%为银行贷款。基金持股项目公司51%股权,为第一大股东,这保证了基金的话语权和相应财务监管权利。

不过,在2014年3月14日该产品到期突然不能兑付,而华融普银则声称是因为由于总裁突然离职导致兑付延迟,在其所出示的延期函上显示,投资者收益按原约定时间到期兑付,本金则顺延90天兑付,顺延期间按约定收益率上浮2%计算,90天后一并兑付给投资者。

同时,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所获得的一份华融普银给到宜信的承诺函补充说明中,华融普银承诺将在4月16日前进行兑付,同时,对3月22日到实际兑付日期间的本金以年化12%收益进行补偿。不过,截至目前,仍未进行兑付。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拨打该份补充说明的联络人电话,未有人接听。

相较于青岛宜信的强硬不承认,上海宜信则相对软和。李先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半年期的时候曾经兑付过一次,现在兑付不了,我也找到宜信的业务员。当时她声称自己仅得到业务提成一万元,退还了我五千块,不过是用她自己的钱。宜信公司方面则仍未有表态。”李先生还表示已经咨询相关律师,考虑从法律手段入手维护合法权益。

在此之前,宜信被曝出代销该款理财产品的金额至少1亿元,而华融普银为该渠道提供高达千分之六的代销佣金。目前,宜信对部分客户进行了全额本息兑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