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背景存疑的京金联已停摆 10亿本息无法兑付

仁信贷照片造假牵出业内灰幕 网络安全仍是短板
2017年3月4日
起源系老板被警方控制 旗下聪明投等5平台爆雷
2017年3月4日

一直以国资背景自居的互联网借贷平台京金联网络服务有限公司,近日陷入兑付危机。证券时报记者了解到,目前京金联已实质性停摆。

内部人士透露,截至目前,该公司确切的到期无法兑付的本息金额已高达10亿以上,出现兑付风险的项目资金只会更高。“存在兑付风险的本息可能有好几十亿元,涉及上万的投资人。而我们平台,员工的工资从7月份开始就停止发放了。”

无法兑付的本息高达10亿元

因为陷入非法集资事件,京金联最近屡现报端。今年4月份,京金联发布某电影的融资标的“娱乐宝1号”,近期到了兑付时点,该批标的却被曝本息悬而未付。

与此同时,标的融资方某电影制片公司则撇清关系,称“从未与该平台有任何联系”。如果制片方说法属实,京金联则涉嫌投放虚假标的。

值得留意的是,京金联发布的“娱乐宝1号”与两年前阿里推出的保险理财产品“娱乐宝”重名,甚至连“用户出钱就能投资电影,还能赚取收益”的宣传措辞也一样。有业内人士直言,京金联有蓄意借势大平台的嫌疑。

事实上,疑云笼罩之处,远不止于“娱乐宝1号”。证券时报记者从内部人士处获悉,京金联此前发行过的数只标的,均于7月集中到期时产生逾期,之后实质性无法兑付。该内部人士保守估计,“到期产品无法兑付的本息金额至少有10个亿”。

愤怒的停摆

愤怒的不仅有投资人,还有被停发工资的前员工。“我们不仅仅是公司员工,我们还投资了公司的产品。好几个月的工资发不出来不说,产品到期一分钱不给,公司也没有任何说法,真的是很无奈。”一位京金联前员工还透露了一个异常关键的动态——京金联已经停摆。

“我们7月份就停发工资了,10月份连社保都不缴了。”该员工表示。这一说法,也得到了另一位京金联前高管的佐证。

“已经到期的产品,付不出就是付不出了。没有到期的那些,反正他们现在基本处于停摆状态,到期也不会按正常程序兑付了。”该名前高管坦言。

目前,司法机关已正式介入对京金联的调查。数名投资者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京金联联合创始人王灿已被警方带走,从一个月的刑事拘留,到现在已被定为刑事犯罪,刑期仍未确定。同时,武汉警方已前往与京金联合作的第三方支付公司——上海环迅支付调查资金流向。

证券时报记者尝试联系上述二者均未果。京金联官方电话已暂停使用,官网账号无法注册;上海环迅支付与P2P平台对接的电话无人应答。

国资背景疑点重重

炮制出集资罗生门的京金联,事实上疑云密布。

京金联一直以国资背景的互联网金融机构自居,曾屡次强调自己由中农基金设在湖北省的管理平台中农高科(湖北)设立。

但真实的情况似乎并不如此。涉嫌非法集资被曝光后,中农基金12月21日在官网显示“系统升级”,并发出澄清声明称与京金联、中农高科(湖北)没有任何关系。耐人寻味的是,中农高科(北京)合伙人汤丹松、管理合伙人韩朝豫被京金联方面宣称为联合创始人,但在中农基金的声明中,上述两人均未担任任何职务,属于被挂名的虚假宣传。

仅隔一天,该澄清声明却又被删去,中农基金官网显示“系统升级”。这个举动实在让人疑惑,同时,记者在一个中农基金介绍链接中发现该公司已投的项目,确实包括京金联。但不管两者的关系究竟如何,记者查阅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可以确认的是韩朝豫完全没有基金从业资格。而22日晚间,中农高科(湖北)亦在官网将此前包含汤丹松、韩朝豫的管理团队简介删除。

匪夷所思的是,武汉市政府官网曾发过类似为京金联背书的内容,明确称京金联与P2P网贷不同,从事的是P2C(个人对公司)业务,采用国资信用、风险准备金、企业保证金、企业三方联保,避免资金挪用风险。

而这样的表态,显然正在被事实打脸,投资人现在得实质性面临本息损失。“很多平台说很安全,说什么产品都叠加履约保证保险,但要是真的出了兑付危机,资产方、代销方、承保方都各自撇清责任,最惨的还是我们。”有投资人直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