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名宝友集体诉讼借贷宝 “代理诉讼”堆成山

e租宝江西区域总监被公诉 涉嫌非法吸存罪
2017年3月5日
曝广西同城人人贷老板失联 警方已经介入处理
2017年3月5日

深陷“女性裸条借贷”风波的网络借贷平台——借贷宝,正卷入另两场诉讼风波中:一场是代替平台出借人起诉逾期者,另一场则是出借人正在酝酿中的对借贷宝的起诉。

今年6月以来,女性以手持身份证裸照借款一事被媒体曝光,舆论一片哗然,而在风波中心的就是以“熟人借贷”模式起家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借贷宝。借贷宝的“借钱放贷赚利差”功能吸引了不少“宝友”(借贷宝玩家自称),并认为这是“生财有道”,但没想到借给线下联系的陌生人后大量出现逾期,并由于“连环贷”的链条而导致风险扩散,最终不少资金的出借人也成为逾期者。

澎湃新闻曾经在今年7月报道过,借贷宝上这种“连环贷”模式导致债务窟窿的事件屡见不鲜(见报道《寄生在借贷宝上的危险生意:借钱放贷赚利差陷入债务漩涡》),随之而来的是堆积如山的诉讼。

近日,澎湃新闻获悉,借贷宝办公室已经堆满由运营公司人人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代替出借人对借款人提起诉讼的案件资料,但出借人表示借贷宝办事拖沓,诉讼仍遥遥无期,甚至还出现未缴纳诉讼费被撤诉的情形。部分宝友对澎湃新闻表示,鉴于此以及借贷宝之前的逾期管理费设置等事件,将对借贷宝提起集体诉讼。

借贷宝的“代理诉讼”

由于“宝友”中大量出现被借款人逾期的现象,借贷宝去年8月上线后不久,就推出了“一键诉讼”功能,也就是由人人行科技代替出借人,向欠钱的借款人提起诉讼。

代理诉讼费用究竟怎么收取呢?

借贷宝系统会根据出借人提供的借款本金和未偿还金额等数据自动生成诉讼费用。一位资深“宝友”向澎湃新闻展示,以借款本金10元,未偿还借款本金金额9.75元测试,自动生成的“诉讼相关费用”为670元;债务金额超过1万元时,“诉讼相关费用”为693.82元。也就是说,诉讼费用最低需要支付670元。

借贷宝代用户诉讼的费用设置。

根据借贷宝与出借人形成的委托诉讼协议,欠款者逾期第91天,资金出借人可以开始委托平台诉讼,当前支出的金额为一审诉讼相关费用。出借人委托诉讼需要将债权转让给借贷宝平台,以便借贷宝获得诉讼资格并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裁判执行的回款(含法院判决由债务人承担的诉讼费)将会转入出借人的账户。借贷宝也向用户明示了,按照法院起诉流程,完成诉讼需要6-12个月。

10月28日,借贷宝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用户委托平台诉讼的案件大部分已经提交法院,北京市石景山法院及其他相关地方法院已经对首批诉讼案件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预计近期将陆续正式宣判。借贷宝表示,除了已首批开庭审理的案件外,提交法院的其他大部分案件已立案,其余处于立案登记过程中,剩余的部分案件正在准备相关诉讼材料,也将陆续分批提交法院。

借贷宝称,由于法院的审理过程需要经过公告等环节,该等案件的全部审结需要花费一定时间,此外,借贷宝在全国多个地方的法院对逾期用户进行诉讼。

借贷宝的声明。

但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刘新宇律师表示,借贷宝的这个声明很难对资金出借人有实际性帮助:“首先它并没有给借贷宝自身增加额外义务;其次没有承诺也没有办法承诺起诉成功——如果立案成功还勉强可以,胜诉是无人可以保证的;最后从声明看来,即便胜诉,但是对方无力偿还的话,这个也不是借贷宝的过错。”

未交诉讼费,案件“被撤诉”

案件的进展似乎并不像借贷宝微博中说的那样顺利。

让一些维权者愤怒的是,一些借贷宝帮出借人起诉的案子被撤诉,而撤诉的原因竟然是没有缴纳诉讼费。澎湃新闻看到的两份判决书显示:“原告人人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自收到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诉讼费交款通知书后,未按规定在七日内交纳诉讼费……裁定如下:本案按撤诉处理。”

借贷宝代为起诉的案件被撤诉。

因为借贷宝的“一键诉讼”是建立在用户交纳代理诉讼费的基础上的,因此这样的撤诉理由让出借人无法接受,有人表示已经联络过借贷宝平台,但是客服表示会向公司上层反应后就一直没有处理结果。

澎湃新闻向借贷宝方面求证此事,借贷宝方面表示:“背景很复杂,我们怎么可能几十块钱诉讼费不交。”对于澎湃新闻进一步的追问,对方表示:“涉及执法机关,没办法公开。”

除了这种较为极端的情况,其他出借人则对澎湃新闻表示,借贷宝宣称他们的案件还在排期等待提起诉讼,至今没有进展。

为什么要排期这么久?不满意的“宝友”于10月2日进入了位于北京市石景山区的借贷宝运营公司——人人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总部,发现在公司的会议间内,借贷宝案件诉讼材料已经堆积如山。

借贷宝公司总部。

会议室中堆积的诉讼材料。

借贷宝诉讼材料中的案件明细。

但借贷宝似乎也并不是在诉讼方面毫无作为。

澎湃新闻得到的两份盖有人人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章的《民事起诉状》显示,今年8月底,借贷宝代一名出借人向欠款1.42万元、逾期106天的借款人提起诉讼,要求其偿还本金、罚息和逾期管理费。另外一份盖有法院公章的《北京市石景山人民法院传票》显示,此案中的借款人被传唤,应到法庭的时间是今年10月19日。

民事起诉状部分内容。

法院传票。

澎湃新闻联系到这位借款人,他表示目前案件还在审理中,3个月后会宣判。他向澎湃新闻出示了自己的借贷宝资金往来记录,曾经出借资金42.7万元,借入资金34.1万元。也就是说,他也是在借贷宝平台“借钱放贷赚利差”的“玩家”,但是最终由于借走他的钱的人逾期不还,导致他也没办法向借钱给他的人还钱,最终陷入债务旋涡。

“宝友”准备对借贷宝发起集体诉讼

由于借贷宝方面在解决诉讼问题上希望渺茫,借贷宝“宝友”们在社交网络上发起了集体维权,找到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准备在12月底起诉借贷宝。该事务所的律师告诉澎湃新闻,起诉的理由包括设置高昂的不合理的“逾期管理费”、上线之初年化利率上限高达500%以及在代替出借人诉讼方面的无作为等等。

值得注意的是,“逾期管理费”的说法一直处于法律灰色地带。在受到舆论质疑后,借贷宝方面在今年10月将其更名为“催收费”,并由专门从事催收工作的人人催公司收取。此外,具体费率也有所降低。

费率调整规则。

而在借贷宝2015年8月上线之初,设置的年化利率为500%封顶,远远高出了法院支持的最高的民间借贷年利率——24%。这种高息模式运行数月之后,借贷宝才逐渐下调最高利率到35%,之后又到法律保护范围内的24%。

借贷宝“宝友”的在《集体维权公告》中称,“(借贷宝)是一次典型的市场营销,还是一个巨大的‘地下赌场’……无论如何定位‘借贷宝’,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是:越来越多的借贷宝用户(自称‘受害者’)觉得自身权利受到了侵害,越来越多的‘受害者’拿起法律武器向‘借贷宝’讨个公道。”

截止到12月4日,这份集体维权的网络倡议书显示已报名人数为1201人。一位这项维权活动的发起人告诉澎湃新闻,粗略估计这1201人涉及资金8亿元左右。目前维权者们已经收集好证据在北京公证处固化证据。

值得注意的是,借贷宝方面公布今年8月上线一周年公布的数据显示,平台注册用户达到1.28亿,累计交易额800亿元,单日交易峰值10亿元。但其中有多少逾期者,多少逾期金额至今尚未公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