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期4.5亿的国诚金融向存管行开战 却遭反击

三农金服获大型国企入股 强势发力普惠金融
2017年4月7日
人人出售网贷平台SoFi部分资产 套现近1亿美元
2017年4月8日

国诚金融兑付危机再生波澜。清明假期期间,国诚金融连发多条公告对兑付进展进行说明,其中一则公告明确指责保证金存管银行浙商银行私自挪用保证金达500万元。对此,浙商银行上海分行反击称,将其风险保证金“挪为他用”与事实情况严重不符,属于虚假信息。值得一提的是,国诚金融逾期半年后,目前仍未实现兑付。

公告指责存管行

面对投资人的维权压力,国诚金融在清明假期期间连发5条公告对兑付进展进行说明,其中一条直指存管行浙商银行。

国诚金融在4月1日发布的公告中称,2016年6月20日,国诚金融依据《浙商银行保证金存管协议》约定将500万元保证金汇至指定账户,同日,浙商银行未经允许且事后未通知,擅自将上述保证金转至浙商银行内部账户,任由浙商银行挪为他用。

此外,国诚金融还称,2016年12月23日,浙商银行主动找到国诚金融,声称浙商银行通过技术手段,使得公司存管资金躲过法院的查封,投资人诉讼冻结的仅是账户额度,非保证金。为了防止同样事件的再次发生,要求解除存管,将保证金尽快退回。同日,浙商银行与国诚金融签订《终止资金存管业务合作协议书》,协议书约定,国诚金融应在2017年1月15日前结清全部存管标,浙商银行将保证金退还至国诚金融指定账户专用于投资人的兑付。国诚金融结清存管标后,浙商银行却拒绝履行保证金的退换义务。

除了指责浙商银行外,国诚金融还指责上海富友支付服务有限公司冻结了公司账户资金共计101.5万元,网银在线冻结账户资金192.95万元。

国诚金融还称,在被上海富友支付服务有限公司以及网银在线冻结资金后,第一时间与上述两家公司协商,要求将冻结资金兑付投资人,但上述两家公司一直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

浙商银行回击虚假信息

面对国诚金融的指责,浙商银行上海分行在4月6日发布了《关于对国诚金融发布虚假信息公告的声明》中称,2017年4月1日,国诚金融发布公告,声称浙商银行将其风险保证金“挪为他用”,这与事实情况严重不符,属于虚假信息。

浙商银行表示,“我行作为一家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严格按照《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开展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为客户提供充值、投资、放款、还款、提现等一站式专业服务。国诚金融根据与我行签署的存管协议存入我行的500万元风险保证金至今仍在该公司风险保证金存管账户,且该账户目前已被法院冻结。后续我行将严格按照法律法规、法院指令及合同的相关约定进行操作。对于国诚金融发布虚假言论的行为,我行保留追究其一切责任的权利”。

根据国诚金融官网发布的公告称,在2016年5月13日,与浙商银行达成资金存管战略合作协议,2016年6月24日正式上线银行存管。

易观智库高级分析师李子川表示,关于浙商银行是否有挪用保证金,需要看国诚金融提供的对账单真假。

兑付危机已逾半年

资料显示,国诚金融的运营方为上海国诚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元,2013年9月正式上线。据网贷网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9月27日,国诚金融累计成交量为64.49亿元,贷款余额6.85亿元,平均借款期限3.11个月,综合收益率16.19%。

国诚金融的兑付危机则要追溯至2016年8月底,因关联公司上海国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阳资产”)暂停客户兑付,将国诚金融也推到舆论风口。2016年9月,国阳资产董事长温征(同时为国诚金融联合创始人兼副董事长)前往虹口区经侦部门投案自首。之后,国诚金融挤兑加剧,根据国诚金融在2016年9月20日发布的公告显示,在2016年8月22日-9月19日累计收到出借人1.2亿元提现申请。在该公告中,国诚金融正式宣布限制提现。

不过,有投资人称国阳资产暂停运营是由于国诚金融不还欠款,导致国阳资产资金链断裂。

在兑付危机出现后,国诚金融提出愿意以本金打折的方式将投资人账户清盘,遭到大多数投资人的拒绝。直到今年4月,国诚金融表示,公司已经与有意向退出的投资人达成和解,绝大部分履行了兑付义务。由于催收效果不佳及西安籍权证人员卷款逃匿,导致公司用于兑付投资人的现金不足,30日应打款的部分投资人未能兑现。

此外,国诚金融还称,有一位金女士受公安机关委托,协助有意向的投资人退出,投资人可以进行短信沟通。但国诚金融的公告中并未公示金女士联系方式。

不过,投资者已经不再信任国诚金融的种种说法,部分投资者选择直接向经侦部门报案。

有投资者在贴吧中指出,“国诚金融公告让发短信沟通,但又不敢公布其电话号码,多处前后矛盾。此公告国诚金融意图维稳,处理方案的可信度让人忧心”。

据了解,国诚金融兑付危机涉及7000多名投资人,金额高达4.5亿元。据投资者透露,目前,上海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部门已经受理投资者的报案申请。

各方敲响警钟

对于国诚金融迟迟未实现兑付,并将矛头指向浙商银行以及其余机构的行为,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直言,“我不清楚国诚金融发布这种消息的目的,难道是为了转移投资者维权的方向和视线么?显然这种手段十分拙劣”。

他表示,面对这种局面,平台应认真调查自身漏洞和不足,争取早日恢复造血功能,为投资者减少损失。

而李子川表示,国诚金融和浙商银行这个事件也给各方敲响了警钟,在没有出现问题前,平台、支付机构、银行是利益共同体,虽然从信息中介或者金融机构的角度,应该以维护投资人权益为重,实际上各方更多是为了各自的自身业务。当出现问题时,因为支付机构、银行由于介入程度并不深,已做的业务是在合规前提下进行的,这时候担责方主要在平台,平台、支付机构、银行三者之间的利益共同体瞬间瓦解。

“这个事件应该给各参与方敲响警钟,合作不能只是以偏概全,不能以应对监管要求或者投资人诉求来实现表面繁荣,否则都将是受损方。”李子川说道。

对于投资者而言,王德怡建议,可以联合向公安机关报案,请求警方展开调查并及时冻结涉案资金,对主要犯罪嫌疑人采取控制措施,也可以根据约定的争议解决方式提起民事诉讼,主张自己的民事权益。

李子川表示,投资者也应该谨慎选择平台进行投资,不应该只看重收益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