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拍贷无法承诺全额兑付 老板曾任快鹿副总裁

鑫合汇创新上线“鑫安二号” 加速多样化布局
2017年5月25日
因快鹿这家P2P突然停业!郎咸平又怎么甩锅?
2017年5月25日

一家总部位于上海的上市公司5月23日晚间公告称,其参股10%的上海哲珲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哲珲金融”)实际控制人之一张金如因涉嫌上海快鹿投资集团(以下简称“快鹿集团”)集资诈骗案件,被上海市长宁区公安局司法拘留并羁押,其妻郭虹则携款出走至香港。

哲珲金融目前主要运营名为合拍贷的P2P平台。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目前,该平台已出现部分逾期情况。

5月24日,哲珲金融应急小组负责人徐汇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现在无法承诺有能力全额兑付。同日,哲珲金融也发布公告,称已启动盘点程序、清点公司资产与债权债务情况,将及时公布最新进展,并于本周公布第一批资产清单。

实控人之一携公司所有资金出走

根据上述上市公司5月23日晚间公告,其参股子公司哲珲金融因其实控人之一、法人代表、总裁兼财务总监郭虹携款出走香港,并且已失联,哲珲金融旗下P2P平台“合拍贷”已停止运营。哲珲金融也因此向公安机关报案。

根据了解,郭虹出走香港,是因其丈夫、同为哲珲金融实控人的张金如于今年5月12日因涉嫌快鹿集团集资诈骗案件,被上海市长宁区公安局司法拘留并羁押,郭虹因担心自己牵涉张金如案,遂选择出走。

根据公告,郭虹在出走时还带走了哲珲金融所有资金,数目不详,但至少在“1000万”(注:公告中未标明币种,下类似情况同此原因)以上,包括5月16日借款客户偿还的500万元本金和利息。随后在5月19日,郭虹利用职权压迫通过微信要求公司财务将募集的资金669万打给她,转款后郭虹开始逃避将资金转回,并拒绝兑付。

哲珲金融称,公司随后成立危机处理小组,连夜与郭虹沟通,希望她人回来、组织资金、处置挂于其名下的公司资产用于兑付,但从5月21日(周日)开始,郭虹完全拒绝向公司支付任何资金并失联,导致公司无法对外兑付,平台停止运营,哲珲金融表示郭虹的行为已涉及职务侵占。由于公司的运营资金和资产都处于其名下,公司决定立即向相关司法机关报案。

上述上市公司同时认为,哲珲金融与郭虹已违反其此前向上市公司所做的承诺。此前,哲珲金融与郭虹曾承诺其不存在未向上市公司披露的、与快鹿集团及其相关企业之间存在任何关联,哲珲金融与上海快鹿集团及其相关企业无任何资金往来;不存在未向上市公司披露的对快鹿集团及其相关企业之债务,或可能为快鹿集团及其相关企业承担经济、行政及刑事责任的情形。

而据双方协议,如承诺人违反上述承诺,承诺人郭虹应在相关事实发生或被证实之日起五日内,以自有合法资金购买上市公司届时所持有的哲珲金融全部股权,收购价格不低于2900万元,以及以2900万元为基数、自2016年3月29日起至承诺人郭虹实际付款之日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之利息。

合拍贷已现逾期情况

合拍贷隶属于哲珲金融,公司官网介绍为:“是由国有央企、国有信托公司以及本土金融界资深人士共同参股筹办的互联网金融平台,于2014年9月18日上线,总部位于金融中心上海繁华的南京西路”。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合拍贷事实上已出现部分逾期情况。

合拍贷官网5月22日一条名为《合拍贷暂停运营公告》的公告称,“针对目前公司出现部分逾期情况,公司立即成立了应急小组,对现有资金、资产、债权、债务进行了封存盘整,目前做出暂停运营公告,对于投资人的本金暂停处理。”

合拍贷的投资人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证实,平台目前已出现逾期情况。

一名江苏常州的丁姓投资者向记者透露,3月20日他向合拍贷投了钱,到期日为5月21日,然而截至到期日平台无法按时兑付,出现逾期。

另一位李姓投资者在4月16日、5月10日先后往里面投资两次,虽然还没到期,他表示当初投合拍贷,主要是看中其股东背景,但不想目前是这种情况。

对此,上述上市公司相关负责人5月24日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上市公司对哲珲金融只是财务投资,并未参与日常业务运作。

公司成立应急小组

5月24日上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位于上海市南京西路仲益大厦45层的哲珲金融办公场所,但门口的公司LOGO却是“中金国创控股集团”字样。且只有一位自称隶属于公司应急处理小组的工作人员在前台负责接待前来问询的投资者。据他称,从周一开始合拍贷平台就暂停运营了。

对于公司LOGO为何是中金国创的问题,工作人员的解释是:“我们张总是先成立了哲珲金融,而后搞了中金国创,可能是因为觉得哲珲跟中金国创的关系类似于子母公司,就干脆把标志改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平常,中金国创也是有人和我们一起办公的。”

下午1时起,有投资者赶到,记者随即上前询问当初为何选择合拍贷投资,几位投资者的答案基本一致:“因为他们承诺的利率确实不算高,最主要是平台从来没有逾期的情况出现,比较让我们放心。”

随后,自称合拍贷应急处理小组负责人的徐汇出现,将投资人引入会客室协商。记者在现场拿到的合拍贷的宣传手册上显示,徐汇为哲珲金融首席运营官。在协商中,他承认目前公司账目上仍有资金余留,但是需要时间统计和确认平台用户的损失,再按照是否逾期进行分类,分时间段按比例兑付。

徐汇表示,郭虹携款失联后,公司高层联系郭虹多次,邮件信息发了上百条,终于在周一等到了她的回复——一封拟好的《告员工书》。徐汇认为,《告员工书》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他说:“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怎么完成给客户兑付款项,说这些不痛不痒的东西有什么用嘛!”公告按时发布后,郭虹便再无音讯。

截至发稿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目前尚无法联系郭虹以证实徐汇的说法。

称无法承诺有能力全额兑付

在合拍贷官网上5月22日发布的一份《上海哲珲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告全体员工书》中,内容与上市公司公告内容并不完全相同。

比如对于张金如的情况,这份“告员工书”中称:“由于快鹿公司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被立案调查,而张金如曾在快鹿公司短暂任职,为配合警方查清快鹿公司的相关涉案情况,张金如已亲自前往公安机关配合调查。在此期间,张金如先生可能无法两头兼顾,对于哲珲金融的正常营运可能造成一定的困扰。”

哲珲金融在这份“告员工书”中还称:本次快鹿公司涉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被立案调查与哲珲金融绝无任何关联,哲珲金融与快鹿公司亦无任何资金往来或业务合作,哲珲金融本身是合法运营的互联网金融公司,不涉及任何违反(注:原文如此)犯罪活动。

对于当前情况,哲珲金融将采取的措施包括:合拍贷互联网金融平台暂停项目发标、登记审核所有客户资料及签约信息(含线上及线下所有客户)、承诺全额兑付、制定资金回收及催收计划、保证全体客户资金的安全兑付等。

不过,徐汇对记者表示,公司现在无法承诺其有能力全额兑付,这份公告中的相关内容均由郭虹撰写,平台官方只着眼实际,不会发表相关言论。

而在5月24日,哲珲金融又发布公告称,公司已与张金如和郭虹失联,中国少数民族经济文化开发总公司与上海高汉新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员工代表已决定成立应急小组并积极向静安公安分局报案。应急小组应对客户负责,立即启动盘点程序、清点公司资产与债权债务情况,将及时公布最新进展,并于本周公布第一批资产清单。

相关阅读:

哲珲金融实控人背景调查:曾任快鹿集团副总裁

根据合拍贷网站上刊登的《上海哲珲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告全体员工书》(以下简称《告全体员工书》,公司实际控制人张金如此前曾在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短暂任职。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5月24日在哲珲金融办公地所发现的一本中金国创宣传册中,则称张金如此前曾任“上海快鹿投资集团”副总裁。

而在哲珲金融的股东中,除一些国资公司、上市公司外,股东之一的上海高汉新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汉新豪),持有名为“郎基金;ARCANECAPITAL”的商标。

公开信息显示,“郎基金”是由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之子郎世玮参与创立。

实控人牵连快鹿案

据上市公司公告显示,哲珲金融向司法机关报案时称,5月12日,张金如因涉嫌上海快鹿投资集团集资诈骗案件,被上海市长宁区公安局司法拘留并羁押。

另在合拍贷官方网站刊出的《告全体员工书》中,也提及了张金如在创设哲珲金融之前曾在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短暂任职,但《告全体员工书》中指张金如系“亲自前往公安机关配合调查”。不过,《告全体员工书》同时也表示由于此次快鹿公司的非吸案件牵涉较广、影响较大,其调查可能持续较长的时间,在此期间,张金如“可能无法两头兼顾”。

此外,《告全体员工书》还介绍,“众所周知,哲珲金融是由公司董事长张金如先生一手创立的专业的互联网金融平台,是张金如先生利用其自身长期从事金融工作所累积的专业领域资源,汇集了一批具有金融专业技能的优秀人才组建而成。同时,公司平台的有序运营亦是由张金如先生全身心的投入公司所有实际运营、管理、决策的结果。”因此,“客观而言,张金如先生确系哲珲金融的实际控制人”。

显然,对于哲珲金融而言,无论是创立、运营,甚或是可能将要进行的客户兑付工作,张金如的状态都显得至为重要。

而张金如的身份也颇为特殊。

工商资料显示,张金如的身份为哲珲金融监事,哲珲金融的报案内容也称郭虹与张金如为夫妻关系,实际控制并经营公司。

5月24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哲珲金融办公地发现的中金国创宣传册显示,张金如曾担任“上海快鹿投资集团”副总裁。

工商信息显示,上海东虹桥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现名上海中海投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股东也名为张金如,该公司由4个自然人出资建立,在2016年2月2日完成股权变更前,股东是“张金如、丁怡、方纪红、李淼”,变更后,股东是“李淼、方纪红、周萌萌、姚锦聪”。据《21世纪经济报道》,周萌萌的身份是快鹿投资集团对外投资部总经理;李淼则出现在“快鹿集团董事长施建祥与黄圣依一同蹭奥斯卡红毯”的报道中。

中金国创与哲珲金融关系存疑

中金国创的官网信息显示,该集团成立于2015年,旗下拥有全资及控股子公司十余家,涉足包括投资与投资管理、互联网金融与金融服务、资产管理、基金管理、证券投资咨询、融资租赁、商业保理、大宗商品贸易等多个领域,董事长为张金如。

公司网站在介绍“旗下两大互联网金融平台”时,其中之一即是合拍贷,并称合拍贷是由国有央企、国有信托公司、私募基金以及本土金融界资深人士共同参股筹办的互联网金融平台,于2014年9月18日上线,由全球知名经济学家郎咸平担任首席荣誉指导,由招商银行进行资金第三方存管,并给予5亿元综合授信支持,由中金支付进行资金监管,并与国内顶级私募基金共同设立1亿元风险代偿保证金。而在合拍贷的官方网站上,则刊有“中金国创董事长张金如”应邀出席某会议的新闻。

在网上一篇名为《热烈庆祝中金国创迎来乔迁之喜》的文章中,称中金国创旗下互联网金融平台合拍贷的线上线下团队也完成了合并。哲珲金融工作人员则表示:“我们张总是先成立了哲珲金融,而后搞了中金国创……平常,中金国创也是有人和我们一起办公的。”

尽管双方在同一地点办公,且中金国创于官网上称合拍贷为集团旗下互联网金融平台,但哲珲金融与中金国创间却并没有股权关系——中金国创的工商资料显示,公司仅有一名自然人股东名为郭虹。

哲珲金融的股权结构也显示,股东背景中除包括一家上市公司和郭虹外,还包括中国少数民族经济文化开发总公司(以下简称中民总公司)、高汉新豪和上海英和华澳艺术品有限公司,也并没有中金国创的身影。

即便在中金国创的对外投资中,也没有出现哲珲金融等公司。投资名单显示,除上海朗澎和部分冠以“苏商”字号的企业之外,中金国创还持有一家名为巧蔚投资控股(上海)有限公司的股份,后者的另一名股东名为钱仁布。

郎咸平现身官网

在哲珲金融官网“股东背景”一栏下,高汉新豪则被以“上海高汉新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郎基金)”的形式向所有网站访问者展现。

工商资料显示,高汉新豪的股东为华郡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郡投资)、尤珺、王欣。华郡投资的股东则为张海勇、司马郡平、北京中实骏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实骏景),而中实骏景的唯一股东则是华郡投资。

此外,高汉新豪还持有名为“郎基金;ARCANECAPITAL”的商标,而该商标的申请人则为上海汉豪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后者还持有显示为“郎世玮”的商标。

公开信息显示,经济学家郎咸平之子名为郎世玮。

不过,在如今的高汉新豪内,已难觅郎世玮这一名字。5月24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拨打高汉新豪电话,工作人员自称为“郎基金”并向记者表示,其对相关事项不清楚,且同事不在办公室内。同日,记者也试图通过新浪微博与郎世玮的实名认证账号取得联系,但未获回应。

但是,在2014年时,以哲珲金融(合拍贷)首席执行官身份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的郎世玮,被介绍2009年即和几位朋友创建了高汉新豪,发起“郎基金”。

在合拍贷网站上刊登的一篇文中,则称郎咸平在2015年8月13日来到中金国创,与集团董事局主席张金如、集团CEO郎世玮交谈。

也是在这次会谈中,郎咸平表示:真正的P2P是不会跑路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