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是参股P2P“触雷” *ST运盛转型已屡次受挫

传团贷网集团获新一轮18亿融资 民生资本领投
2017年5月28日
“下半场”合规生存 看一家老牌网贷平台样本
2017年5月31日

在一个多月前,*ST运盛(600767.SH)2016年年报显示公司全年亏损5688.06万元,因连续两年亏损而在4月21日被施以退市风险警示。屋漏偏逢连夜雨,*ST运盛近日又被曝“踩雷”P2P。

5月24日,*ST运盛公告称,其参股公司上海哲珲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哲珲金融”)实控人之一张金如,因涉嫌上海快鹿投资集团(下称“快鹿公司”)集资诈骗案件,被司法拘留并羁押,哲珲金融法人代表郭虹随后卷款出走香港。该股股价5月22日、24日、25日连续跌停。

经济观察报记者拨打*ST运盛董秘办电话无人接听,拨打董秘姜慧芳手机,其称自己在超市,随后挂断电话,短信也未予回复。公司方面公告称,公司对于哲珲金融仅限于财务投资,未曾参与日常经营管理。

哲珲金融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名称为合拍贷。记者拨打哲珲金融总协调徐汇电话,对方表示,“女老板失联,平台先停止运营;几个股东在接管,现在主要在走这个流程。”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告诉经济观察报,“除非股东方提供担保责任,否则股东方是无需为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在近两年的转型过程中,*ST运盛屡次受挫,拟收购心电龙头麦迪克斯、全面收购私有化以色列SHLTELEMEDICINELTD(SHL)注入计划均告以失败。而承接原大股东九川集团股份的四川蓝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蓝润资产”)在成为大股东后,医疗资产注入尚无眉目。而且,今年1月蓝润资产试图向公司提供2亿元借款,输血上市公司补充流动资金的计划亦在临时股东大会被否决。

今年以来不到半年的时间,*ST运盛股价从15.06元跌到5月26日的7.4元,已惨遭腰斩。

参股P2P“触雷”

4月22日,合拍贷官网出现一则暂停运营公告,称会尽快完成对投资人兑付,最大限度维护投资人的利益。其后哲珲金融在一份告全体员工书中称,“2017年5月12日,由于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被立案调查,而张金如先生在创设哲珲金融之前曾在快鹿公司短暂任职,所以为配合警方查清快鹿公司的相关涉案情况,张金如先生已亲自前往公安机关配合调查。”

同时,公司声明“本次快鹿公司涉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被立案调查与哲珲金融绝无任何关联,哲珲金融与快鹿公司亦无任何资金往来或业务合作。”

5月24日,*ST运盛公告称,张金如于2017年5月12日被上海市长宁区公安局司法拘留并羁押。郭虹于5月17日出走香港,并带走了所有资金,数目不详,但至少在1000万元以上,包括5月16日借款客户偿还的500万本金和利息。郭虹出走香港两天后的5月19日,她在微信上对财务说要做个过账手续,要财务先将募集的资金669万打给她,转款后郭虹拒绝将资金转回。5月21日开始,郭虹完全拒绝向哲珲金融支付任何资金并失联,导致该公司无法对外兑付。

资料表明,郭虹和张金如为夫妻关系,两人实际控制并经营哲珲金融,前者系法人代表兼执行董事、总裁、财务总监,后者为监事。

公告称,哲珲金融的运营资金和资产都处于郭虹名下,其行为已涉及职务侵占,使公司、股东、员工、社会投资人的利益陷于极度危险之中。

据徐汇透露,目前哲珲金融“所有人的钱都出不来,现在一共两个亿多一点。”当前几个股东在接管,平台先暂停运营。

2016年3月28日,*ST运盛与郭虹签署协议,以2900万元收购其持有的哲珲金融10%股权,对应净资产为252.17万元。这笔投资的初衷,“是为了挖掘大健康金融平台,包括支付平台、大健康供应链金融和大健康消费型金融等提供途径。”工商资料表明,哲珲金融股东分别是中国少数民族经济文化开发总公司、上海高汉新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英和华澳艺术品有限公司、郭虹和*ST运盛,对应分持股权比例为30%、20%、2%、38%与10%。

然而,2015年兴起的上市公司涉足互联网金融热潮,在随后的监管趋严下,逐渐潮落。2016年,运盛对哲珲金融提取了620万元的减值准备,理由是收购后国家对P2P行业监管逐渐趋严,P2P行业公司的估值略有下降。

在发布该收购公告后,曾有媒体质疑哲珲金融与金鹿财行、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渊源颇深。2016年4月8日,运盛方面公告称,哲珲金融及其实控人郭虹向运盛出具了承诺函,表示其不存在未向运盛披露的、与上海快鹿投资集团及其相关企业之间存在任何关联,也没有任何资金往来,或可能为上海快鹿投资集团及其相关企业承担经济、行政及刑事责任的情形。如其违反上述承诺,应在相关事实发生或被证实之日起五日内,以自有合法资金购买运盛届时所持有的哲珲金融全部股权。

而一年过后,*ST运盛在2017年5月24日的公告中认为哲珲金融及郭虹已违反了上述承诺,为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公司保留采取下一步行动的权利。

艰难转型

近几年来,*ST运盛一直在谋求转型,但转型的道路上并不顺畅。

公司于2013年9月9日启动了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拟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方式购买九川集团和贝恩投资持有的九胜投资100%股权,评估预估值为4.59亿元,但该方案没能通过审核。

2014年10月24日,公司再次启动重组,后将重组改为非公开发行,拟非公开发行5926.7万股,发行价格为9.28元/股,注入的资产是高小榕、高小峰和岳顺红持有的北京麦迪克斯科技有限公司,这部分资产的估值是4.5亿元,较之账面净资产价溢价了324.89%。

麦迪克斯是一家数字化医疗设备制造商与信息化解决方案提供商,专业从事医疗信息化服务。随着医疗信息化行业的快速发展,麦迪克斯将以心电、脑电、睡眠为核心发展方向,重点布局远程医疗和区域信息化建设。上市公司可借此由地产主业转型为医疗信息化。

2015年6月15日,运盛实业更名为“运盛医疗”,此前其属于房地产行业。

2015年12月,*ST运盛由于与北京麦迪克斯科技有限公司股东在购买麦迪克斯股权比例和后续的交易安排方面始终未能达成一致,终止了该次重组。

公司第一大股东上海九川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曾于2015年7月24日与JINORANMERGERS(2015)LTD、SHLTELEMEDICINELTD签署了《兼并协议与计划》,九川投资拟筹划由公司收购SHL等事宜。资料显示,SHL为全球领先的心脏状态监测装置研发制造商、心脏远程医疗诊断数据运营商。

但由于九川投资与SHL未能按《并购协议》中规定的2015年11月30日前完成交割,SHL已向九川投资发出了终止此次并购交易的邮件。*ST运盛接连两次重组尝试均以失败告终。

2016年1月21日,运盛拟以不低于16.9元每股的价格非公开发行不超过2585.32万股,募集资金4.37亿元投向互联网健康生态系统建设与运营项目。

不过,期间公司第一大股东却发生变化。*ST运盛在2016年6月28日公告,称大股东九川集团于2016年6月26日与四川蓝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蓝润资产”)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拟将其持有的公司5350万股股份(占总股本15.69%)转让给蓝润资产。

运盛医疗表示,蓝润资产受让股权主要目的是利用上市公司平台有效整合资源,增强公司核心竞争力,改善公司经营情况。同时蓝润资产认可并看好运盛医疗未来发展前景,通过此次股份转让,拟获取上市公司股权增值带来的投资收益。

蓝润资产在公告中表示,在成为运盛医疗第一大股东后,将择机注入医疗相关优质资产。

大股东的改变使得当年1月份的那场定增最后亦无疾而终。上市公司于2016年10月以“方案已不适合继续推进”为由,终止非公开发行。

成为大股东后,蓝润资产计划本欲通过借款上市公司2亿元,以弥补前次定增失败给公司带来的现金流压力。然而该计划遭到股东抵制。根据2016年11月28日更新的十大股东名单,蓝润资产累计持有运盛医疗5528.65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16.21%,为第一大股东。2017年1月12日,公司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运盛(上海)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四川蓝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之《借款合同》”议案被否决。

在多番尝试后,4月19日,运盛医疗披露年报,公司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9427.58万元,同比增长87.29%;净利亏损5688.06万元。公司同时披露2017年一季报,一季度亏损1016.95万元。

因连续两年亏损,公司股票于4月20日停牌一天,4月21日起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简称变更为“*ST运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